你好,欢迎光临98指南针网!
居间合作 | 意见反馈 | 贷款
意见反馈
查看我的收藏夹有0个房源
鞍山更多城市
当前位置:98指南针 > 新闻资讯 > 垃圾场周围建有许多楼盘和学校 居民区臭气弥漫

垃圾场周围建有许多楼盘和学校 居民区臭气弥漫

鞍山房产  发布日期:2015/9/25 13:09:21
分享到:

9月15日下午,贵阳市乌当区保利春天大道小区,临街可以见的范围内,住户窗户紧闭。一些住户在窗户口挂上了大大的“臭”字。 本报记者 白皓/摄

被恶臭笼罩一年多后,贵阳市乌当区保利春天大道小区的数十位业主再也忍受不住越发浓烈的臭气,开始频繁投诉维权。

和他们同时行动的,还有周边保利温泉新城、燕山雅筑、臣功新天地、城市山水公园等多个小区的业主,这些居民小区建筑面积小则近10万平方米、大则近100万平方米,都被同一种臭气笼罩着。

“每天中午开始臭,晚上吃饭的时候特别浓烈,到了后半夜能把人臭醒。”保利春天大道小区1栋的业主鸿宇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自己从2013年11月入住小区开始,一直被这样的臭气困扰,直到今年入夏,臭气越来越浓,难以忍受。

在贵阳的城市定位中,乌当区一直主打“生态牌”,被视为生态养生、休闲度假的优质区域。在这个主打生态牌的区域中,恶臭气味从哪里来?为什么会长时间存在?谁该为老百姓的呼吸负责?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看上去很美的生态区附近居然是一个大垃圾场

9月15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贵阳市乌当区保利春天大道小区,一股垃圾的臭味夹杂着食物发酵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临街可以见的范围内,住户窗户紧闭。一些住户在窗户口挂上了大大的“臭”字。

在小区的28栋,搬进新家大约半年的业主程扬家中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买这里的房子,就是看中这里宣传的好生态。”从程扬家的落地窗看出去, 一座不大的山上各种树木成林,不远处还有穿越贵阳城的南明河,程扬说,自己经常和朋友到后山上寻找兰草,有山有水是自己向往的田园生活。

可臭气一直弥漫在程扬和邻居们的生活中,让她感觉“生活的心情都被臭气笼罩着”,丝毫没有田园山水间的闲适和乐趣。

在距离保利春天大道小区几分钟车程的城市山水公园小区,业主李娜也饱受臭味的困扰,她曾经认为是楼下垃圾桶发出的味道,几次与物管交涉后,物管同她一起查看小区垃圾桶的情况,她最终相信臭味来自更远的地方。

但在现实中,程扬和李娜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说法,她们曾经给环保投诉热线打电话,得到的答复是不在职权范围内,她们又把电话打到城市管理的投诉平台,答复说会向领导汇报,依然没有明确的回音。

直到8月29日,她们从社区举行的一次关于臭气问题的专题对话会中得到了明确的说法,乌当区城管局的一名负责人明确告诉大家:臭味主要来自这些居民小区附近的高雁城市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这里每天承担着贵阳市约一半的生活垃圾处理任务。

“看上去很美的生态区里,小区附近是居然一个大垃圾场!”这让觉得程扬觉得难以接受。

现实中,有不少保利春天大道小区的居民早已知道高雁垃圾填埋场的存在。2014年,保利春天大道小区的一些业主通过书面报告反映了相关问题,当 地社区服务中心2014年6月11日出具的一份书面回复称:市政府已决定该垃圾填埋场(即高雁垃圾填埋场)将于今年年底停止使用,同时对已倾倒的垃圾进行 处理,防止异味散播。

明确要停用的垃圾场到底有没有停用?这是许多附近住户心中的疑问。

严重超负荷的垃圾场仍在运行

9月16日上午,记者在高雁城市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看到,大量垃圾清运车进进出出,垃圾填埋场已经成为一座“垃圾山”。“垃圾山”一部分被蓝色的塑料布覆盖,一部分暴露在外,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酸臭气。

几台大型机械在“垃圾山”上作业,“垃圾山”的一侧已经垮塌到附近的树林里,可以明显看到大量塑料袋等生活垃圾。

戴着医用口罩呼吸3分钟,记者明显感觉头晕、恶心。显然,这里并没有停止使用的迹象,附近一名看守粪便处理站的工人证实,这里依旧在处理垃圾。

公开资料显示,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于1998年建设,2001年投入运行,隶属贵阳市城市管理局,设计使用年限31年,设计日处理垃圾800吨。

8月29日,业主代表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对话中,贵阳市城管部门的解释称,随着城市的发展,目前高雁垃圾填埋场每天处理生活垃圾约2200吨,远远大于每天800吨的设计处理量,这意味着高雁垃圾填埋场已经严重超负荷运行。

这一信息在8月30日贵阳市城管局对媒体公开的信息中得到证实,贵阳市城管局进一步说明,高雁垃圾填埋场已集存垃圾600多万立方米,污泥35万立方米,部分垃圾与污泥已进入附近林地,垃圾渗滤液外溢和渗漏严重。

贵阳市城管局表示,乌当区多个居民小区可以闻到的臭气还有可能来自于另外两方面,一是垃圾清运车辆运输时密闭不完全,沿途有遗洒导致臭味逸散;二是附近一个污水处理厂的臭味逸散。

为什么政府允许严重超负荷运转的垃圾场一直运行,为什么面对污染环保部门没有作为,为什么不提前谋划选择垃圾场新址?9月12日,多位居民代表 在与贵阳市乌当区委领导对话时抛出了一系列问题,得到的答案是乌当区也一直在向贵阳市呼吁,过去因为缺少资金没有办法处理。对话中,乌当区区委书记常文松 表示,希望居民多多理解,再给区政府一些时间,对垃圾场进行治理。

垃圾场周围建有许多楼盘和学校

中国青年报记者通过航拍注意到,在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周围约两公里范围内,有许多楼盘和学校,如果将范围扩展到下风向能够闻到臭气的约5公里范围,楼盘和学校更多。

在校师生人数超过1.2万人的贵州师范学院距离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的直线距离约800米,是受臭气困扰的学校中规模最大的一所。该校大二学生陈威对记者表示,每逢雨过天晴,臭气最为明显,时常飘来的浓烈臭气已经严重影响学习生活。

建筑面积约为64万平方米的保利春天大道小区距离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直线距离约两公里,2012年起陆续有业主入住,正常情况下将有数千人 在小区生活。同时,城市山水公园、涧桥柏林、臣功新天地等至少9个生活小区分布在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周围约两公里范围内,在下风向约6公里处,未来方 舟小区建筑面积计划超过720万平方米。

事实上,这些楼盘和学校大都是在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建成后陆续建设的。

贵州师范学院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朱富寿介绍说,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建设时,周边人口数量大约为两万,垃圾场选址在一块非喀斯特地貌的区域上,符合选址标准,最近七八年间,随着政府大力开发附近区域,学校和楼盘渐渐聚集起来。

“城市人口和城市功能渐渐包围了垃圾场。”朱富寿认为,今天的臭味问题和城市规划不合理有密切关系。

上海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表示,垃圾填埋本身固有的弊病一定会对周边稠密的人口产生影响,垃圾臭气扰民、垃圾渗滤液污染土壤、扬尘和硫氧化物污染空气,是二恶英产生的重要源头。

他分析说,政府应该公开垃圾场的环评资料、运行情况和污染物排放情况。他说,不论居民区、学校和垃圾场哪个先建设,垃圾场的环境影响都必须达标,“有那么大臭味很明显不达标。”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处理工程项目建设标准》对垃圾填埋场选址的要求显示,填埋场的选址主要遵循两条原则:一是从防止污染角度考虑的安全原则,二是从经济角度考虑的经济合理原则。

标准要求,选址应综合考虑场址的地形、地貌,工程与水文地质条件、对居民及周围环境的影响、交通运输、覆盖土源等因素。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徐苏宁认为,城市越摊越大,原来距离很远的垃圾场就会离城区很近,需要问清楚政府在审批人口聚集区地块时,有没有考虑到垃圾场的搬迁或者改造,“如果没考虑清楚就规划居民区,这是有问题的”。

短期减少臭味并不代表长期消除污染

9月16日下午,贵阳市乌当区城管局局长叶春前与垃圾场附近小区业主座谈时表示,贵阳市政府已经与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合作,正在对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进行整治。

此前,整治项目的一名负责人对业主解释说,目前垃圾场内有三个主要散发臭味的区域需要治理:一个区域是堆放的污泥,有大约40万方未经处理的污 泥长期堆放,按照环保要求这是不允许的;第二个区域是生活垃圾和污泥混合堆放区,这里垃圾裸露,里面有黑汤黑泥,按照环保要求也是绝对不允许的;第三个是 垃圾调节池,按照规范应该是密闭的,而现在没有进行覆盖,臭气直接对空排放。

叶春前说,这些过去的问题都处理完了,臭味自然会减少很多,未来,新的技术将在密闭厂房内把进入垃圾场的垃圾进行分拣回收,填埋的数量大大降低,臭味扩散情况也会大大改善。

朱富寿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分析说,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的主要垃圾是生活垃圾,生活垃圾中“厨余垃圾”比例较高,含有水分较多,堆放填埋后 发酵产生氨类、甲醛等小分子有机物、碳氧化物、二口恶英等复杂的有毒物质,由于电池等物品混杂在生活垃圾中没有分类,垃圾中还会产生重金属和粉尘污染空 气,这些污染长期存在,并不因为在短期内减少臭味而消失。

“污染残留时间长,短期快速治理减少存量危害,长期迁走垃圾场是最佳选择。”朱富寿说。

记者了解到,贵阳市城管局与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合作,计划在贵阳市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展开为期36个月的技改建设,将把原来的 填埋方式转变为综合处理工艺,目前“除臭”工作正在进行。媒体报道称,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将获得贵阳市高雁和比例坝两个垃圾场30年的特许经营权。

张益说,如果垃圾场的库容已经填满,就意味着历史使命已经完成,现在这座垃圾场有新的合作项目,提高处理能力,应该向社会公布新的环评报告,同时公开、透明地接受公众监督。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认为,垃圾填埋场首先应该对垃圾恶臭污染负责,附近居民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垃圾填埋场停止污染,并赔偿相关损失。

9月16日下午,乌当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斌表示“自己代表区委、区政府”再次与高雁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附近居民座谈,有居民问到:“垃圾场治理还有过程,在这过程中臭气对居民的健康损害该谁来负责?”

“现在政府已经在作为了。一句话,大家共同克服。”王斌说。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鸿宇、程扬、李娜、陈威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新浪乐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98指南针网无关。本网站转载和原创均注明出处,内容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也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不良信息举报:400-6030-778]